JINN's Blog

關於部落格
BELL is my nickname; JINN is using for artworks.
  • 17568

    累積人氣

  • 4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原創BBC SHERLOCK】What friends wouldn’t do朋友的界線

第一章
 
約翰把玩著手上有著精細皇家章紋雕刻的水晶煙灰缸,某個荒謬透頂的想法突然閃過了他的腦海。
有可能嗎?

他問著自己,一邊將頭轉向身旁正專注於某種可疑實驗的室友身上。
   
「夏洛克……你該不會該是因為我稱讚了你裹床單的樣子而故意包成那樣去白金漢宮――只為了引起
我的注意吧?」醫生瞇起棕色的眼睛斜著頭觀察著他。

   
約翰,你的小腦袋就不能想點其它有助於提升大英帝國整體智商水平的事兒嗎?」夏洛克頭也沒抬的回答了他的問題,但是醫生注意到偵探手中的試管漏接了一滴腐蝕性溶液。
   
哦,那可真不常見,是吧?

   
「所以說你這是承認了?」

  
  Good try, John……Now PISS OFF.
  
  典型的惱羞成怒反應。

約翰的嘴角微微上揚了些,他從來不知道高功能反社會人格障礙也會出現這種徵狀,這還真有趣。
   
「夏洛克,只有七歲的小女孩才會為了讓人稱讚而穿著公主裝在教堂前轉著圈子任人欣賞,你知道吧?」偵探的意外反應逗得醫生樂不可支,他打算趁勝追擊。
   
「約翰,一般正常人不會稱讚自己同性室友裹著床單的樣子,那是你們真實世界居民所謂的常識。」

夏洛克像隻大型貓科動物般,瞇著灰色的眼睛死瞪著他。

   
「拜託,一大早看見自己的
"同性室友
"大刺刺的在房門敞開的臥房裡裸睡――我總得找些話說吧?」那令
人瞠目結舌的畫面栩栩如生的在醫生腦海裡重播著,那一幕裡的夏洛克美的像是剛睡醒的大理石雕像裹著希臘式睡袍……
  
  等等,他為什麼用了"美"這個字來形容自己的室友?
   
「一般人通常會說
"天殺的!夏洛克,去找些東西把你自己包裹好!
"或是,身為一個有執照的合格醫生,你應該說"看在老天的份上,夏洛克,穿些衣服!你會讓自己著涼的。"而不是"哇噢,夏洛克……你包著床單的樣子真是……Amazing"」夏洛克戴著護目鏡,一手拿著火焰槍一手握著試管,用了三種不同的模擬語調進行了超快速的事實呈述。
   
「哦,那是,我
……假設你喜歡意料之外的回答?或稱讚?」約翰的額頭微微冒著汗,原本堅定的立場開始有點動搖。

   
或許該把起居室裡的暖氣調低一點,他覺得臉上有股熱氣很難散去。

   
Well
……Do I」夏洛克放下了手中的實驗器材,緩緩轉過頭去盯著約翰,用一種好奇的眼神上下打量著他。
   
剛開始的立場一下子完全對調了過來,夏洛克用一種像是發現嶄新的犯罪現場般興致勃勃的招牌笑容觀察著約翰的反應。


那一切原本只是個小小的實驗,附帶可以順便羞辱兼惹惱他親愛的大哥,畢竟穿著床單被請入白金漢宮可不是常有的機會,即便麥克羅夫特的權限再大,這種程度的幽默感可沒被軍情五的蠢蛋們列入徵召時的測驗項目裡。

「得了吧,夏洛克――你天殺的就是吃這一套不是嗎?」這下子換成醫生惱羞成怒的指著對方鼻子大罵。

早知道就不該玩這種不提哪開哪壺的遊戲,跟世上唯一的諮詢偵探套話簡直就像拿鏟子砸自己的腳一樣悲哀。

「噢,約翰,看看你自己……那不過就是個玩笑,你有必要這麼在意嗎?」夏洛克拿下了護目鏡,起身走向起居室裡端坐在單人沙發上的約翰,一臉不解的看著對方面紅耳赤的模樣。

「夏洛克,聽好了,有些事是不能隨便開玩笑的……」約翰皺著眉頭扶額歎息了一下,他總覺得這動作要是再持續下去,不出幾年他的髮線大概就會退到跟某人差不多需要擔心的臨界點上了。

「為什麼?別告訴我包著床單去參觀白金漢宮不是一件會讓你想放進Bucket List(死前心願清單)前幾名的選項。」夏洛克瞇著眼睛一臉正經的反問著,他搞不懂這個玩笑哪裡出了問題,明明一切都很符合現實世界居民們的小腦袋可以理解的幽默程度。

「不,我不是指那件事,事實上,那很有趣,而且它的確是在我的清單上沒錯,雖然地點不大一樣……」約翰努力在腦海裡構思著該如何解釋上一段談話內容,不,正確來說應該是釐清……
不,乾脆就這樣含糊帶過算了,趁亂結束,省得把這段對話弄到更糟的地步。

「――我知道,你清單上選的地點是巴黎鐵塔觀景台。」夏洛克第一時間斬釘截鐵的接了他的話。

WTF……你天殺的怎麼會知道我放在腦袋裡的清單內容?」約翰睜大了眼睛不可置信的看著眼前擺出一副"拜託,這不是很明顯嗎?"混蛋表情的同居人,內心一陣恐慌。

「如果連你的腦袋我都讀不出來,蘇格蘭場要怎麼指望光靠我一個人來提升全英格蘭的破案效率?約翰,我們上一個話題還沒結束。」偵探一臉鄙夷的看著他回答,隨後又附上了一句。

「哪個?什麼話題?」約翰一時之間是真的忘了這件事,他的思緒還糾結在巴黎鐵塔上。

「玩笑和床單那個,約翰,你的反應要是再慢點就真的會跟那些繞著花園轉的小熊沒兩樣了……等等,我懂了――」夏洛克像發現新大陸一樣眼神發亮的盯著對方。

「我們能不能就不要再提那件事了?你要喝茶嗎?咖啡?」約翰滿臉無奈的企圖轉移話題,準備做出垂死的掙扎。

「你確實喜歡我躺在床上包著床單的樣子,而且你知道我喜歡你稱讚我,但顯然的你不希望我對這件事開玩笑――因為你是認真的!」

夏洛克得意洋洋地炫耀著自己的完美演譯,不過似乎絲毫沒發現其中隱含的意義,他只是單純的就邏輯層面欣賞著自己的推理結果。

「是是是――你一樣不漏的全給猜中了,這下你滿意了嗎?我們能不能出門吃個晚餐之類的,我都快餓死了。」約翰默默在心裡鬆了一大口氣。

看來這傢伙的反社會人格成功遮蔽了他讀取某些感情因素造成的線索功能,雖然有點意外這顆絕頂聰明腦袋竟然也會有漏拍的時候,但這種時候幸運之神給的機會就要好好把握,反正不管怎樣,先把他騙去吃頓飯醒醒腦再說。

「晚上吃中式料理吧?今天是星期一,安捷羅的店裡魚不怎麼新鮮。對了,約翰,還有一件事――」

「什麼事?」

「這麼說來,那天早上你盯著我的半裸體起了生理反應也是認真的了?」
 
 

Dr. 約翰華生充滿人體解剖構造的頭腦裡有根神經斷了線,同一時間,

Mr. 夏洛克福爾摩斯雜七雜八卻精采絕倫的腦袋裡某根神經意外地接上了線。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