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INN's Blog

關於部落格
BELL is my nickname; JINN is using for artworks.
  • 17568

    累積人氣

  • 4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復仇者聯盟衍生同人文 <歸巢> R-18

 Chapter 1. After Work


       
「怎麼了, Clint?」
       
一回到Coulson的住所,Clint將手邊簡單的行李和軍靴隨便脫放在門口,赤腳大步朝廚房裡圍著圍裙的中年男子走去,不發一語自身後將他緊抱。即便懷中的Coulson熱切問道,Clint只是將結實而曲線優美的手臂環的更緊,依然是沈默。
       
「任務順利嗎?」
       
「嗯… …」
       
「那你去洗澡才能吃飯。」
       
「嗯… …」
       
重複不算是回答的回答讓Coulson隱約預料到今晚胃裡即將掀起一陣翻騰,沒有面對現實的勇氣,生命就毫無意義。這是自己在馬戲團揀回這個叛逆小子後一直掛在嘴邊的名言,此刻Coulson又再次強調這句話,Clint聽了之後皺眉,在Coulson襯衫下露出的白皙脖子上輕咬了一口,這才放開雙手拖著沈重的步伐走向浴室。
       
「這孩子還是老樣子… …」
       
Coulson摸摸方才被襲擊的部位,一邊想著數種明天該怎麼帶著這齒痕板起公事面孔指揮大局,手邊將流出鮮美汁液的牛排翻面,加入醬料後繼續煎煮。
       
今天的Clint不對勁。Clint向來就不擅長隱瞞自己的情續,不管是在哪個屋頂或公寓裡監視狙擊對象或是任務完成後,Clint 總是像孩子般一窩蜂的想到什麼便說什麼,Coulson得承認年過四十的他從來沒有遇過這麼聒噪的狙擊手,但是自己並不討厭,相反地,他可以從Clint多而瑣碎的雜言中判斷出他親手哉培的,神盾局最強的狙擊手Halkeye正處於什麼精神狀態。
       
但今天的Clint就是不對勁。Coulson離開辦公室前追蹤了Clint的工作進度,再再確認一切無誤之後才安心離開神盾局,回到自己再簡單不過,常被Fury戲稱為「鳥巢」的窩。
       
都已經過了這麼久,現在才想起來又有什麼屁用?Clint選擇淋浴而非泡澡,不是因為Coulson沒有跟自己一起共浴,而是因為今天他的心情不太爽。不知為何就是不爽,Clint甚至在牆上狠敲一拳,依然無法發泄他說不出來,無法形容的一種特殊情緒。
       
Clint轉開蓮蓬頭的水紮開關,看著自己腫脹的手以及指尖,狙擊手最敏感的部份,細雨下一個年輕而稚嫩的肉體展露無疑,水滴沿著Clint雕像般優美結實的二頭肌向下匯聚成細流,隨著一股無法言諭的負面情緒旋入排水孔裡。
       
「你聞起來很可口。」
       
Coulson親吻了Clint半乾的沙金色短髮後將刀叉擺放在餐桌上,佈置簡單的餐桌風格就像這間公寓一樣,簡單中放點美國隊長的模型或其他超級英雄的原版畫作點綴,這就是典型的Coulson 式公寓,簡單而帶有一點童心。當然Clint每吃餅乾邊抱怨著美國隊長模型數量又增加時,總是伴隨著後腦勺清脆的一聲拍響。
       
「好了,Clint,你可以開動了。」
       
聽到Coulson的開動指令後Clint迅速而精準地使用刀叉將鮮嫩多汁的牛排——Coulson第一次帶他回家時準備的東西——送進嘴裡,金屬碰撞到瓷器的聲響此起彼落取代了兩人之間的沈默。
       
Clint毫不客氣地將白色磁盤推向Coulson示意再來一份,Coulson這才鬆開了緊皺的眉間。
       
「你得要改一改用餐的速度,Clint,等到你上了年紀,你的消化系統會受不了這樣粗魯的對待!」
       
Clint依舊保持沈默,隻手托著下巴像雛鳥等待母鳥的餵食,湛藍色的雙眼與Coulson接觸後隨即避開。
       
Coulson嘆了口氣,走向身後的廚房自平底鍋再撈起一塊牛排,接著擺放在Clint眼前,壓住Clint的手背突起青筋。
       
這是停止用餐的動作,Clint知道,但是依舊表現的不以為異。
       
「你得要告訴我你怎麼了,否則不准吃飯!」
       
「我會告訴你,至少在吃飽飯後,還有我餓了。」
       
平常這麼一個動作便會逼迫Clint將小腦袋裡想的所有事全盤托出,但是今晚行不通。
       
「飯後甜點?」
       
「對!我會邊吃餅乾邊說,今天是什麼口味的?」
       
「包裝上是橘子但吃起來卻是薄荷味。」
       
「酷!現在我可以開動了嗎,Coulson?」
       
「開動。」
       
至少他答應餐後會解釋自己今天異常的行為,Coulson回到椅子上繼續切將牛排井然有序地切開,眼神瞄了一會Clint 紅腫的手。


「有關任務的?」
       
Coulson在客廳開了橘子口味的Oreo,Clint像迫切需要糖分的螞蟻衝到Coulson前,拿過Coulson手中的餅乾坐在Coulson分開的雙腿中間,調整了自己喜歡的角度,接著擅自將Coulson的雙手環繞自己,打開電視開關切到卡通頻道。
       
「對,我不喜歡那個指揮官。」
       
「除了我以外的指揮官全部被你數落過了,Clint!」
       
「不,這次不一樣… …」
       
抱著懷中的大孩子Clint,Coulson伸手拿出第二塊餅乾,Clint立刻接過來塞進嘴裡。
       
又是一陣沈默,只有電視傳出卡通片奇怪的配音與音效,以及Clint掌心向上準備接著餅乾的手。
       
Coulson拿著餅乾的手將開口封起,Clint知道不老實回答前他得不到第三塊餅乾。
       
「他要我執行任務… …在小孩的慶生會上… …」
       
「他做了什麼?」
       
Coulson將電視關掉,試圖澄清方才聽到的不是電視裡傳出來的另一個詭異音效。
       
「我在他六歲的兒子面前… …讓他父親倒在他身旁… …」
       
「我知道那個哥倫比亞大毒梟是個混蛋,但是他的兒子… …」
       
Clint低頭抿著嘴唇,接下來的事讓他身體微微地顫抖了一會,Coulson緊抱住懷中堅強而稚嫩的戀人,那個一天到晚捅婁子的頂尖狙擊手,親吻了他帶有奶油香味的頭。
       
「那不是你的錯,Clint」
       
「可是… …」
       
Coulson將Clint的頭抬起轉向自己,性感的薄唇隨即貼上粉嫩的小嘴。
       
「沒有可是,好嗎?」
       
「我有很多機會射爆他的頭,在交易買賣的時後… …」
       
Clint又抿了嘴唇,額靠頂著Coulson髮線一年年退守的額頭,淡棕色的眼睫毛不停搧動著。
       
「你是個乖孩子,Clint,你很乖的遵守指揮官的指令。」
       
Coulson摸摸Clint低下的頭,接著又一個親吻落在Clint微微嘟起的臉頰,這是個令Clint感到安心的吻,Coulson明顯感覺到懷中的肌肉逐漸放鬆。
       
「這件事到此為止好嗎,Clint?」
       
「嗯… …再來一塊餅乾?」
       
Coulson將黑色餅乾夾在Clint微開的雙唇,接著長年使用槍械而長滿繭的手指慢慢將餅乾推入,直至接觸到粉嫩的雙唇,Clint調皮地輕咬了手指,應聲吞下餅乾後粉紅色的舌頭緩慢而誘惑地舔了舔Coulson的指尖。
       
Coulson露出一抹淺笑,將手指伸入Clint溫暖口腔中,Clint湛藍的雙眸在吸吮著手指的同時媚惑地掃視帶著手錶的手腕、半捲起白色襯衫下的白色手臂,方才輕咬白皙脖子,一直到Coulson嘴角上揚的優雅弧度。
       
Coulson知道,現在一塊餅乾再也滿足不了眼前的年輕戀人,貪戀著更多關愛的鷹,Coulson眼睛瞇起成了一道餵食者的細線。

       
「我想在這裡做,Phil」
       
貪婪的鷹先開口,小嘴輕啄在Coulson微笑鼓起的臉頰上。
       
「不行。」
       
湛藍雙眸閃過一絲失望後隨即轉身面向Coulson用身體將他壓倒,舌頭滑過Coulson永遠也胖不起來的臉頰,粉嫩細滑的小舌一直到齒痕清晰可見白皙脖子上繼續做弄。
       
「為什麼不行… …Phil?」
       
處在下位的Coulson將Clint的臉貼近自己,細薄的雙唇在鷹敏感的耳邊呢喃:「因為在沙發做我會腰痛… …」
       
Colson可沒忘記那次寵溺Clint在客廳縱慾的下場,隔天不但得在辦公室忍受腰痛批改公文,回家還得處理激情後四處散亂的殘留物。Clint閉上雙眼享受著耳邊的刺激,Coulson語未畢便用舌頭開始探索Clint凹凸赤紅的耳殼。
       
「第二,潤滑液和保險套都在臥室,Clint… …」
       
聽到Coulson細語呢喃自己的名字,Clint 開心的笑了,當作是批准的默許回敬Coulson一個意味深長且濕潤的吻,接著蹲下身子將Coulson抱起,大步邁向臥房。
       
「別忘了你明天有測驗,小伙子。」
       
「那根本不算什麼,而且你的體重比上次輕了… …」
       
Clint以膝蓋頂替右手支撐懷中人的重量,右手在門邊的掌紋掃描儀上掃描,接著報出自己的名字通過聲紋認證,最後眼睛對準門上的窺視孔進行式眼膜掃描。
       
「我可以射在門上嗎,Phil?」
       
每次開門的煩瑣程序都教Clint不耐煩,此刻性慾至上的他更是沒好氣地對著儀器抱怨道。
       
「安全第一。」
       
Coulson露出無辜的笑容,伸手揉揉年輕戀人沙金色的短髮。
       
「射在你裡面比這該死的門好多了… …」
       
臥室房門終於開啓,Clint飛奔似地將獵物安穩地放在床上,開始享用激情的饗宴。
       

「假設我和一盒世界上你嚐過最棒的餅乾同時落入海中,你會先救哪個?」
       
「那根本不會發生,Phil… …」
       
解開領帶、敞開Coulson身上白色襯衫開始品嚐懷中的美味時,Coulson微笑打趣問道。
       
「笨蛋才不會選你,你比餅乾好吃多了… …」
       
「世界上恐怕只有你一個笨蛋會選我了,噢!」
       
Clint聽了Coulson自嘲的回答後賭氣地往他胸膛上的突起輕咬,Coulson發出一聲愉悅的呻吟讓Clint滿足的舔了舔顫抖的乳首。
       
「我在那些熱的半死的鐵皮屋裡待上三天,而你卻只問這個?」
       
「整整三天沒有你,Phil… …」
       
剛開啟老舊冷氣吹出來的空氣為房間添了一絲淫靡的氣氛,Clint很快地將自己身上黑色背心丟到一旁,褪去Coulson身上的襯衫往他細瘦的胸膛一撲,兩人便倒在黑白格子花色的雙人床上。
       
其實Coulson並不瘦弱,從他單薄卻有結實肌肉曲線的胸肌及臂膀可見得Coulson扛起復仇者聯絡官的職責絕非虛名,此刻Clint比他更需要肉體上的滿足,Coulson寵溺著Clint在自己身上恣意妄為的雙手輕聲喘氣。
       
「我幫你帶了幾包咖啡豆回來,Phil… …」
       
靈巧的嫩舌滑過胸肌來到腹間來回輕舔,Clint的雙手向下游移至Coulson結實的臀部搓揉,沒過一會便將礙事的西裝褲拉到腳踝,藍色雙眸看到Coulson微突的下身滿意的眨了眨。
       
「好孩子可以得到奬賞嗎,Phil?」
       
隔著格子內褲稍微撥弄Coulson興奮的下身,Clint接過Coulson遞來的保險套與潤滑液。
       
「在你測驗結束前… …哈… …不行。」
       
這不是Clint喜歡的回答,他將Coulson的褲子連同格子四角褲一同丟到地板上,絲毫無預警地將食指探進Coulson後穴引來一聲悲鳴。
       
Clint將手指更深入小穴,沒有潤滑的內壁乾燥卻熱情地接受,Coulson又一聲低鳴後伸手朝Clint後腦勺一搧。
       
「潤滑液或是穿上衣服乖乖睡覺,Clint!」
       
『不公平… …永遠只有Clint想Phil,Phil光滑的腦袋裡沒有Clint!』
       
Clint用西班牙文小聲嘟噥,抽出的手指現在沾滿了薄荷味道的潤滑液,另一手將自己慾望高漲的褲頭解放。
       
『謝謝你對我頭上的讚美,年輕稚嫩的孩子。』
       
「我不喜歡你叫我『孩子』!」
       
Clint嘟嘴直瞪著Coulson的表情可愛極了,Coulson忍不住笑出聲邊伸手搓揉年輕戀人的沙金色短髮。
       
『是的,Coulson可愛的戀人。』
       
Coulson一手腕向Clint後頸貼上嘟起的小嘴,一手往下握住Clint漲大的慾望,雙腿一張撐開緊實的小穴,將手中的戀人送進自己體內。
       
“ Welcome home, Clint!”
       
再也沒有比自己送上門的戀人更好的歸途了,Clint在充滿Coulson炙熱小穴時露出久違的笑容。

       
自己真的太寵溺Clint了,Coulson在沐浴時試著將體內的愛液刮搔出來時責備著方才答應讓對方射在體內的自己。眼下刮搔的行為勢必會讓自己再起一陣興奮,Coulson嘆了口氣,光著身子走出浴室宣佈:「過來把你的殘留物處理乾淨,Clint!」
       
Clint接到命令立刻從床上跳起,站直身子雙手在後回報:「報告長官,可以讓我用老二清洗嗎?」
       
Clint聳立的下身絲毫不羞赧抬頭望向Coulson,站在浴室門邊的中年男子挑眉問道:「你確定那不會是另一次攻擊?」
       
再一次,貪婪的鷹得到滿足,餵食者自食其果並樂在其中。

       

「我這麼做不是為了任何國家、單位、機構,完全是為了我自己!」
       
被治服在地男人猖狂的咆哮著,Coulson在神盾局自己辦公室內治服了哥倫比亞行動的指揮官。
       
「派C4 TEAM進來。」
       
在Coulson按下對講機之後,三分鐘內便出現數名身穿實驗室製服的男子,領班的亞裔男人有著十分精緻的東方面孔,頭上留著一排粉紅色龐克頭看起來特別突兀。
       
「好久不見,長官!又一個喪心病狂?」
       
「我要他再也說不出Clint Barton這個名字,不論『任何』方法。」
       
指令簡單明瞭,亞裔男子咬碎了含在口中的棒棒糖咧嘴笑著,開心地將白色頭套戴在自己的可愛玩具上。
       
C4 TEAM ? Natasha並不在意與眼前留著粉紅色龐克頭的男子擦身而過,她在意的是為何在神盾局裡最高指揮官樓層,Coulson的辦公事外。
       
「報告,Natasha Romanoff,長官。」
       
「進來。」
       
見到神盾局的傳奇部門C4 TEAM——那些喜歡把正常人搞的連自己名字都說不出來的科學家,Natasha知道自己將會接到一份內部調察的檔案,而且,八成跟在任務報告指揮官那欄用相當孩子氣的字寫著:喪心病狂的混蛋狗屎頭W指揮官,那個神盾局的第一狙擊手有關。


<BACK TO THE NEST 試閱版 第一章完>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