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INN's Blog

關於部落格
BELL is my nickname; JINN is using for artworks.
  • 17485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復仇者聯盟衍生同人文Silent Love(探鷹 Coulson/Clint)

1.手語與口語文法不同 在下會努力讓手語的語法不妨礙到劇情發展
2.手語有分地域性及國際性 Clint打的手語多為地域性 Coulson的手語偏向國際性
3.為區別口語及手語差異 手語將用“”代替「」
4.本篇為短篇溫馨文 絕對會比篇名還要默默上肉 肉食者請耐心等待
  Chapter 1: Irish Coffee

「快一點!」

早晨上班族尖峰時段,紐約某廣場角落的SHIELD咖啡車早已大排長龍,紅髮女子在餐車裡轉頭催促另一名低著頭猛盯著棕色保溫杯的咖啡師,看起來不超過三十歲臉頰微嘟著嘴的咖啡師在紙上寫著:再多五分鐘。

「輸了今天的營業額你可要負責!」

「請問怎麼了嗎?我聞到燒焦味道… …」

禮貌性地微笑作為早安的招呼,一名中年男子邊看了看手中的老舊金屬錶邊頂起腳尖,試圖看清處背對著自己的咖啡師正在咖啡車中進行什麼奇怪的巫術 ; 咖啡師沒有理會,只是將中年男人的棕色保溫杯拿在手中,進行下一項重要步驟。

紅髮女子急忙自咖啡機前轉身,向男人及其他整齊排成兩列的客人們宣布其中一台咖啡機出現跳電現象,隨即自收銀台下方的小抽屜裡拿出折價卷開始分送才平息了某些顧客的抱怨。

「您的熱咖啡好了,先生。」

轉身面對中年男子時咖啡師露出了難得可貴的笑容,配上湛藍渾圓的雙眼顯得有些稚氣的笑容是對中年男子的專屬微笑,紅髮女子在接過中年男人的鈔票時露出了絕艷的笑容說著:「請您細心品嘗今日的SHIELD特別咖啡,先生。」

「每天都是特別的,女士,你們的咖啡一直是最棒的!」

「謝謝您的讚美,SHIELD咖啡祝您有美好的開始。」

中年男人微笑道謝時擠出的魚尾紋是那麼的優雅,紅髮女子在檯面下用手肘向咖啡師的腰際一拐,咖啡師急忙收回為那微笑的沈迷,對著急忙離開的側臉揮手道別。

一瞬間,咖啡師看到了中年男子拿著保溫杯的拇指比了謝謝的手語,他皺眉再一眨眼,那手勢不見了,為著一切即將發生的事他擔心不已,此刻他得忙著調配下一杯咖啡,沒時間多理會那手勢背後代表的意涵。

「您的冰咖啡好了,先生。」

紅髮女子敞開兩顆紐扣的制服下露出誘人犯罪的凶器,在窄小的咖啡車廂內微微一彎腰便展露無遺,部分男性客人們每天勤勞地上門報道甚至附上小費為的就是這一大早的排隊才有的美景。

「今天的妳依然這麼美麗,Natasha… …」

「SHIELD咖啡祝您有個愉快的早晨,謝謝您。」

細長的白皙手指交付冰咖啡的同時順手劫走了客人們手上的零錢當小費,為了能夠摸上這纖細的手指,某些男性顧客會在中午午休時特地再來到這廣場上的咖啡小車前再排上一輪。

「你確定他知道你在他的杯子裡放了什麼?」

紅髮女子在攪拌機前按下開關,面對咖啡師的臉說著,咖啡師的眼神自工作夥伴的桃紅口紅上漂移至懷疑的眼神,他聳肩,表示自己也不知道。

接著咖啡師打了個紅髮女子不懂的手勢,他急忙拿筆在外送單上用鉛筆寫著:運氣。

「我希望那值得兩杯五點五美元的咖啡。」

對紅髮女子來說,只有拿在手裡的鈔票與塞進口袋裡的小費最貼近生活,其他不過是生活的附帶物或幻想,例如她室友兼工作夥伴正在做的事,屬於幻想,不,嚴重的話可能會吃上官司。

她可得在自己惹上麻煩前與這件事撇清關係,但是來不及了,她大老遠就看到中年男人額頭上那光亮的一片,趕緊轉頭拉了拉咖啡師的綠色圍裙下擺,接下來鏗地一聲金屬保溫杯撞擊擺放著小餅乾的櫃台時咖啡師鎮定地面對因小跑步而臉上潮紅的中年男子,堅定的湛藍對上狐疑的棕色雙眸。

「今天的… …呼… …特別咖啡是什麼?」

「這… …」

紅髮女子不知該不該插手,咖啡師飛快地在紙上揮撇,接著將紙條親手遞給中年男子,繼續等待。

「愛爾蘭咖啡?我就知道是愛爾蘭咖啡… …哈!」

中年男子將紙條握在手心,喘氣微笑著。幾秒過後情勢扭轉,溫柔地納入整個宇宙的棕色雙眸對上些許慌亂的藍,咖啡師讀不出這是什麼表情,拿出另一張紙著:喜歡嗎?

「味道棒極了!謝謝你。我是Coulson,C-O-U-L-S-O-N,你有line嗎?」

這次他沒有看錯,中年男人用手語拼了自己的名字,並且向他… …要聯絡方式?他沒有想過事情會進展的此迅速,以至於一成不變的公事面孔抿嘴,渾圓的雙眼左右飄移,試圖在一片荒蕪中尋找一個足以棲息的小樹蔭,身旁的紅髮女子在車廂內部塞給他一張紙條,上頭寫著正是自己所寫著過的,咖啡師決定再試試所謂的運氣,即使一生中所有運氣耗在此刻他也了無遺願。

「那麼… …你好,Coulson先生。我是Natasha,這個擅自更改您咖啡的笨蛋是Clint… …」

「別這麼叫他,Natasha。我喜歡這杯咖啡,所以我才回來… …C-L-I-N-T?」

「不,他不常在公眾場合比手語,所以… …」

咖啡師遞出的紙條減少了咖啡車內外的尷尬,紙條上面的運氣被來回劃掉後留下Clint Barton的名字與電話,還有twitter帳號。

「那麼中午聊了,如果你們中午有空?」

「Clint會一直在線上等你,相信我,他是個十足的宅男!」

咖啡師雖然聽不見他們之間的對話,不過他可以肯定身旁這個室友絕對在說他的壞話,因為他除了會讀脣術外,對於人臉上閃過百分之一秒的表情他都可以準確讀出,現在雙方都開懷笑著,那意味著這個眼裡只有錢的女人鐵定出賣了他什麼。

「好了,學生們在等我,下午… …或明天見,Natasha、Clint」

Clint在讀到男人唇上的下午見時露出了期待的笑容,Coulson再也忍不住,伸手摸了摸咖啡師沙金色的短髮,Clint緊張地合上雙眼,將所有感官神經集中在頭上的溫柔撫摸。Coulson很快便收手,用手指輕點了Clint緊皺的眉頭,後者睜開眼睛時望進包含待會見的溫柔微笑,接著男人拿著保溫杯大步離開。

Clint摸摸自己的頭,接著轉向工作夥伴,詢問她是否自己頭上有什麼東西。

「有,你戀愛了。」

Natasha遞出櫃台邊的小化妝包,Clint接過照著鏡子,裡頭的人臉雙頰染上微微的紅暈。忽然間來了一對情侶點了兩杯熱拿鐵,他緊張地將鏡子盒起,試圖在慌亂中穩住自己的步調,一杯好咖啡需要咖啡師的專業及全神貫注,此刻的他也許算不上專業的咖啡師,因為Clint滿腦子都是Coulson溫柔的微笑以及方才的觸摸。

Natasha將美麗的綠色鈔票收進收銀台時,Clint臉上的紅暈總算退去,正慌亂地朝她比著手語。

“不是戀愛 天氣熱”

「是嗎?」

眼見Natasha正用不懷好意的笑容對著自己,Clint乾脆轉過身去躲在櫃台下方的休息空間,拿出手機等待的同時不忘抬頭對Natasha做鬼臉。


「你今天看起來心情很好,Coulson老師。」

提著1000cc大水壺的金髮實習老師身著淡藍色襯衫,在學校走廊上與哼著歌的Coulson打招呼。

「暗戀半年的對象今天有了回應。」

Coulson露出靦腆的笑容,拿在手裡的棕色保溫杯裡還留著暗戀對象示意的最佳證明。

「噢!恭喜你,Coulson老師!」

「先保留這句話吧,Steve。對方可是小我十歲的年輕人。」

「對方一定會發現您的獨特魅力,Coulson老師。」

金髮實習老師陽光般耀眼的燦爛笑容讓Coulson發出會心一笑,接著Coulson清了清喉嚨,小聲問著:「我摸了對方的頭,你覺得如何?」

「像你平常對孩子們那樣?」

「我想是吧… …」

金髮實習老師笑得更加燦爛,對他尊敬的長者比了加油的手勢後,先一步進入教室。Coulson一人繼續朝高年級教室走去,在推開教室大門前Coulson轉開保溫杯蓋,珍惜地啜飲一口愛爾蘭咖啡後,蓋起,微笑展開今天的教學活動。


完全沒動靜,這很好,不,這有點讓手機的主人焦躁不安。Clint在工作時間不斷偷瞄手機的螢幕動向,咖啡師交出一杯杯咖啡,紫色塑膠殻包著的手機確一直處於待機狀態,Natasha拍了拍Clint的肩膀,接著指了指車頂的延伸帳篷。

十一點半,SHIELD移動式咖啡車內的兩名員工正在各式各樣的罐子裡填充食材,Clint再看一眼待機中的手機螢幕,有些失落地向外走去,旋轉出來的車頂小帳篷發出嘰嘰聲響,Natasha正拿著筆記下一張張外送訂單,兩人都在等待第三名員工的到來。

正午十二點整,穿著襯衫整齊套裝的上班族邊啃著手上的熱狗,一邊點了一杯又一杯清涼的冰咖啡與咖啡冰沙。Clint越來越習慣讀這些含著食物的油膩嘴唇,而且也讀得越來越熟練,身為一名擁有執照的咖啡師,他真的不喜歡冰咖啡,更痛恨咖啡冰沙,唯有剛烘焙出的熱咖啡才能品嘗出SHIELD精選咖啡豆的美妙,可惜這些味覺遲鈍的上班族們根本不在乎,只要在咖啡上加點裝飾便能獲取客人們一個個滿意的笑容,取悅客人的事歸Natasha負責,他只負責調配出完美的咖啡比例,而姍姍來遲的第三名員工則負責下午的外送服務。

「昨天又闖禍了,Banner?」

Natasha用紙袋裝好兩杯裝飾著鮮奶油的咖啡冰沙時瞧了眼第三名員工嘴角上的淤青,那名看來瘦弱戴著眼鏡的
男人尷尬地笑了笑,接過紙袋與外送地址。

「昨晚Hulk又出來鬧事,幸好神父發現我… …」

「你該慶幸我們的教父給你份正當的工作,並且允許你在Hulk狀況時請假,Banner」

男人推了推眼鏡,將咖啡放在腳踏車的置物籃裡,出發前他笑著說了:「我願意一輩子為SHIELD效命。」

「教父的耐心是有限度的,Banner… …」

「我知道,我一直都知道,Natasha… …」

Natasha看著那令人擔憂的背影跨上腳踏車坐墊離去,稍微皺了眉頭,關上側門後又回復了專業的服務笑容。

現在她要擔心的不只是外送員工,車內那名魂不守舍死命盯著手機螢幕的室友是她最擔心的。

「如果他立刻就回應你,表示他只看重你的外表,Clint」

“我才不在意!”

Clint又看了一眼手機螢幕,繼續調配咖啡,咖啡機冒出的熱氣讓他覺得耐心都快耗盡了。

也許自己只是個一廂情願的傻瓜,像個笨蛋一樣等待不可能會打來的電話。在交出第二十三杯咖啡時Clint決定再也不去理會手機與Coulson這個人時,手機螢幕亮起,照亮了Clint焦急的臉龐。

「我看看… …teacher Coulson想加你為朋友?」

「這名字好像網路性交的化名… …」

Clint一把搶過手機,按下手機螢幕上的同意按鍵後轉頭對Natasha吐舌,在等待咖啡機過濾的同時開始與Coulson聊天。

在忙嗎?

不,一杯咖啡不需要花太多時間。


Clint迅速完成手中的熱咖啡後交由Natasha接手,倒入裝滿冰塊的紙杯裡開始裝飾,Natasha在擠著奶油的同時不忘調侃在手機螢幕上輕巧移動的手指。

「告訴他該換個ID了。」

Nat覺得你該換個ID… …。

為什麼?不適合一個四十一歲的特殊教育老師?

不,什麼?你才四十一歲?如果你要用色情網站,那麼請繼續,Coulson老師。

我知道髮量讓我看起來比實際年齡大,壞孩子。


Clint笑著繼續手指的滑動。

所以你要處罰我嗎,Coulson老師?

壞孩子Clint… …。


「在跟你的小女朋友聊天嗎,Coulson老師?」

「呃… …可以這麼說。」

Coulson第一次和暗戀半年的對象聊天,而他現在正在網路上與對方調情?他拿起三明治一口咬下,對坐在餐桌對面的金髮實習老師尷尬地笑了笑,繼續觸碰手機螢幕。

為什麼你知道愛爾蘭咖啡?

你的咖啡,你的問題。我想該由你解釋。


Coulson當然知道愛爾蘭咖啡背後的浪漫故事,但他想知道的是為什麼這個迷人的咖啡師對自己這麼做,Coulson知道自己的外表再普通不過(如果不算上髮量)。

… …你真的想知道?

在Coulson的堅持下Clint放上一張兔子臉紅的可愛圖片,開始說明。

愛爾蘭咖啡是一位酒保長期暗戀一名空姐下的單戀產物,咖啡界的浪漫故事可不多... …。

然後呢?為什麼是我?


Clint放下手機,在狹小的咖啡車廂內轉圈、搔頭,最後渾圓的湛藍雙眼轉向身旁一直處於看好戲狀態的室友,隻手遮住自己現在露出的羞赧表情邊遞上自己的手機。

「連網路聊天都不行,我看看… …噢!」

Natasha挑了個適當的圖示,傳送,搞定。Clint在看過手機螢幕後比了謝謝的手語,接著將手機塞在牛仔褲口袋裡,如果可以的話他想將自己現在跳動異常的心也一起塞進口袋裡。

Coulson正盯著手機螢幕發呆,手上的三明治內餡開始崩落。Clint傳了一張羞紅著臉逃跑的兔子圖示,隨即就下線了。

這表示什麼?

Coulson抿了抿乾澀的嘴唇,希望這是他所想的那樣:他們正被彼此吸引著。

廣場上燥熱的下午讓路過的客人紛紛走近點了杯冰涼的咖啡,咖啡車廂內的悶熱讓兩位員工在空閑時間躲在櫃台下方,拔掉一台咖啡機的插頭接上兩人出資的小電扇前偷閒、聊天,讓汗流浹背不停擦拭眼鏡的Banner站在咖啡車的廣告小黑板旁吸引客人。

「熱死了… …希望哪天我們也能裝臺冷氣,像Thor那組… …」

Natasha聽說某一組紐約SHIELD咖啡車營業額長期位居第一,教父一開心便給他們的咖啡車廂裝上冷暖氣,那是唯一一台擁有冷暖氣的SHIELD咖啡車。一想到那對傳說中的兄弟組合正享受著冷氣喝著店內提供的免費咖啡,Natasha拉了拉那低到不能再低的敞胸襯衫看了眼那台小電扇… …。

倏地,她想到了今天是什麼是某個活動的最後日,她伸手拿了一支筆和便條紙,開始專心寫著幾組號碼。

“我的精子 死光了”

Clint知道室友正在盤算著什麼,不過他還是故意打擾Natasha專注的紙上活動。

「反正你是彎的,又不能生。除非你的領帶先生… …」

“毛囊軍團 比較好”

Clint誇張地在頭上比劃,Natasha沒好氣地說著:「那是你說的,我可不想喪失領帶先生給的小費!」

「借一下你所謂的『運氣』,給我一個號碼,Hawkeye!」

“41”

Clint直覺地想到Coulson的歲數,在胸前重複比著這個數字以確保室友沒看錯。

「謝啦!Banner,幫我站一下!順便借用你的腳踏車!」

車廂外的Banner將腳踏車鑰匙丟到櫃台上,打開車廂時汗流浹背地皺眉問著:「外送?」

「秘密。如果成功了我一定好好犒賞你,Banner!」

Natasha在Banner臉頰上親吻,接過櫃台上的鑰匙離開。

「我想她應該知道自己多迷人… …」

Banner拿起眼鏡擦了擦,臉頰上紅通通的不知是豔陽或是俄國美女的親吻造成的,他尷尬地面對Clint笑了笑。

Clint將小電扇拉向自己,隨手拿了張用過的紙條在上頭寫著:你的證照考試如何?

Banner接過紙條,先是皺眉,接著又拿下眼鏡擦了擦,再度戴上眼鏡時他看起來鎮定了許多,但還是被Clint捕捉到他臉上閃過一絲不安的表情。

「這次恐怕沒機會,Clint… …」

加油!你會是個充滿感情的咖啡師!

再次接過Clint的紙條,Banner閱讀後擠出笑容,比了自己唯一會的手語:謝謝。

Clint是個優秀的咖啡師,而且毫不嗇於教授自己所學,雖然是同事但Banner相當敬佩Clint這位咖啡師。幾次在下班後Clint還特地要自己留下沖泡幾杯咖啡,同時教導他一些花式拉花的技巧,雖然Banner不會手語,但他對Clint充滿著無限感激。

某次Clint在品嘗著Banner自烘焙到沖好的義式咖啡後,在紙條上寫著感想:纖細而充滿感情的咖啡。Banner幾乎落下淚來,這是第一次有人可以透過咖啡讀出他的所有,而Clint這位咖啡師具有這項驚異的能力 ; Banner曾經向SHIELD老闆提過這件事,老闆只是大笑,接著對自己說了:「你很幸運有這樣的導師。」

「Natasha去哪?什麼成功?」

彩票。

Clint聳肩遞上一張紙條,Banner接過後與Clint不約而同地笑了。

「懷抱希望是件好事。」

浪費錢又是一回事。

Banner又接過一張紙條,這次附上Clint大大的鬼臉。

「下午好,先生們。冰摩卡一杯。」

一位撐著米白色陽傘的老婦人禮貌地對車廂內的年輕人打招呼,Banner立即低頭問著:「Clint,冰摩卡一杯,你可以在旁指導我嗎?」

Clint起身,比了個大拇指。他得找點事做以免自己的腦袋裡一直轉著Coulson這個人所有的談話與笑容,當然還有那令人流連的觸摸。

Banner覺得今天的Clint有些不同,當然不是咖啡方面,對,Clint今天一直處在傻笑狀態,而且一直拿出手機,接著又放回口袋,期待與失落不停交錯。

這是怎麼回事?

「Coulson老師,下午要召開緊急校務會議,你接到通知了?」

隔壁教室的實習老師在下課時急忙走進高年級教室,向自己敬佩的老師傳話。

「謝謝你,Steve」

Coulson微笑致謝,接著拿起手機,神情凝重。

Natasha回到咖啡車廂時覺得氣氛不太對勁,她先是快速掃描了車內物品,接著慢慢讀取兩人的表情:一個尷尬,一個絕望。

「怎麼了,Banner?」

「不,是Clint… …我想我還是到外面擦一下小黑板… …」

Clint坐在咖啡車廂內的地板上,頭埋進區起的膝蓋裡,Natasha輕輕抽起Clint手中的手機,解鎖閱讀簡訊內容:抱歉,下午學校有事,明天見。下次一定好好補償你。

明知道自己不該期望太多,否則一旦期望落空時失落感會加劇,但Clint就是忍不住對那溫柔的笑容抱有期望… …。

Natasha拍了拍Clint的肩膀,用手機輕敲他的頭說了:「嘿!至少你試過了,別這樣。晚上我們一起廝殺,Hawkeye?」

“當然,Black Widow”

Clint緩緩站起,准備收拾工作。有那麼一瞬間他想連Coulson這個人也收拾掉,或者把他的頭壓進攪拌機裡,誰叫他害自己的心情忽上忽下,像個情竇初開的青春期少女!


「Hawkeye,九點鐘方向有埋伏!別理手機了,別忘了今晚的任務!」

Clint回頭放下手中的手機,在電腦桌前熟練地操縱鍵盤,螢幕裡出現的敵人瞬間被狙擊爆頭。

抱歉,現在剛到家。方便聊天嗎,Clint?

拍了拍緊鄰的電腦桌主人要她掩護自己,Clint迅速在手機上指點後,再度專心於線上遊戲裡。

接著手機再也沒有發光過,直到Clint與Natasha順利殲滅另一個小隊,兩人用著獨特的方式擊掌,Natasha拿下耳機接過Clint拿出的冰啤酒,一口喝下爽快地呼了一口氣。

Clint正喝著啤酒享受這短暫的榮耀時刻時,被身旁的伙伴輕拍:「你的領帶先生呢?」

“不知道 傳訊息就沒了”

畢竟是女人的第六感靈敏,Natasha趕緊拿過Clint放在桌上的手機一看,她差點沒把身旁這個白痴隊友活活掐死再死死掐活,訊息內容是:我和Nat正在玩。

「你這個白痴!他以為我們是一對!」

纖細的白皙手指迅速點畫:不,我和Nat在玩線上遊戲。

Natasha拍了張Clint正穿著的黑色背心,右手拿著金色啤酒左手放在鍵盤上,一臉無辜地瞪大渾圓雙眼的樣子,按下照片寄出。

Clint還搞不清楚到底發生什麼事時又收到了Coulson的回復:勝利了?

我們殲滅了一個小隊!

那很好,不過通常我不建議學生們玩這個遊戲。


接著出現一張兔子幸福地被摸頭的圖示讓Clint盯著傻笑。

為什麼?這可以訓練敏捷度,Coulson老師!

憤怒鳥比較有教育意義,Clint同學。

什麼?你居然鼓勵學生們玩那個犧牲自己性命救同伴的殘忍遊戲?


Clint挑了個兔子被抓起耳朵發抖的圖示傳出,換來了兔子被棕熊溫柔擁抱的圖示。

搔了搔微嘟的臉頰,Clint盤腿坐在電腦椅上,邊皺眉邊微笑不知該如何繼續接下來的談話,於是他忠於自己的感覺在螢幕上點選。

希望哪天可以得到你的擁抱,我是說真正的。

你會的,明天見。晚安,年輕迷人的咖啡大師。

我不年輕了,今年32歲!晚安。


最後放上一張羞紅著臉跑開的兔子圖示,Clint現在的心情確實跟圖示一樣。如果Coulson在他眼前說這些話,他一定會忍不住環上他的腰,瘋狂擁吻對方。

「結果如何?」

“得到了一個擁抱”

再喝了一口啤酒才比了手勢,想藉由酒精掩蓋自己羞澀心情的Clint早被身旁的室友看穿,Natasha正挑眉調侃著:「跟你打賭他現在一定看著你的照片發呆。」

“Coulson才不會這麼做!”

Clint在結尾還重重地打上驚嘆號強調語氣,他不知道此刻Coulson正如美麗的室友所說的,在電腦前欣賞著Clint工作外的樣子。

Coulson早早下線,將照片移至名為Morning Angel的檔案裡,忍不住再點開照片欣賞Clint渾圓雙眼傳達的無辜眼神,與黑色緊身背心下露出的結實手臂,這一切是這麼的… …出乎意料而完美。


「啪——」

一個巴掌清脆地甩在Clint流著口水的惺忪睡臉上,Natasha作勢再甩過一個巴掌時Clint趕緊鬆開環住她的手臂,一臉無辜地尋求解釋。

“為什麼打我?”

「因為我不想一大早就被流口水的笨蛋親吻!」

“我以為妳是… …”

「你的領帶先生?繼續做夢吧,笨蛋!」

Natasha翻了翻白眼,離開房間時還不忘往Clint小腿肚一踩,走回隔壁自己的房間裝扮。

Clint坐在床上摸著燒燙的臉頰,前女子世界自由搏擊冠軍這麼對自己簡直就像是蜻蜓點水,不過這的確干擾了他的美夢,沒錯,和Coulson進行一場火辣性愛前的深情親吻… …。

「早安,Natasha,老樣子。」

Natasha輕拍身旁背對著車外的忙碌身影,Clint轉身,映入眼簾的是他性幻想對象的溫柔笑容。他向拿著保溫杯的手伸去,在轉交的瞬間,他的手指被輕輕撫過,Clint感受到一股電流從指尖竄入。

「早安,Clint。你的臉怎麼了?」

Coulson的手指輕輕劃過印著巴掌的臉頰,藍眼睛瞪大盯著眼前的不可思議。

「不用同情他,他應得的。」

Natasha擠著鮮奶油撒上可可粉裝飾冰咖啡的同時冷冷說著,Coulson隨即收回手,Clint則趕緊轉身開始調配Coulson的特製咖啡。

也許旁人會為一位聽障人士感到一股莫名的哀傷,但Clint從來不需要他人的同情。他的世界一點聲音也沒有,自怨自艾那是他剛喪失聽力時的過渡期,他很感謝教父教導他的一切,以及此刻正用熱情眼神望著自己背影的,是的,Clint的視覺與異於常人的味覺是他的天賦,他正因為Coulson的熱情注視而有些興奮與驚慌。

興奮於對方和自己有相同的感覺,驚慌於待會該如何面對這深情的凝望。瞬間,那個火辣的夢閃過他的腦海,Clint感覺狹小的咖啡車廂內越來越燥熱。

「您的特調熱咖啡,SHIELD咖啡祝您有個愉快的戀情,Coulson先生。」

「謝謝… …什麼?我… …」

接過鈔票而吐出伴著調侃與祝福話語的優雅紅唇上揚,Coulson第一次在咖啡車廂前露出羞赧的表情,除了多奉上一張鈔票當成昨日照片的謝禮外,Coulson發現正端著棕色保溫杯的Clint臉上的表情與自己相同。

Clint在交出保溫杯後立即收手,他怕再度碰觸到那體溫時自己會失控,衝出車廂瘋狂地吻上對方。鎮定,一切都會沒事的,他這麼告訴自己。他隨手抓起一張紙想寫些什麼,腦袋卻不運轉,最後他遞出的紙條讓Coulson笑出聲來。Natasha見狀探出車廂外瞄了紙條,再一次,Natasha想活活掐死身旁這個白癡,紙條內容寫著:我是Gay,Nat是Lesbian,不是一對!

Coulson看過保溫杯裡咖啡拉花的愛心圖樣時會心一笑,接著跟昨天一樣,摸了摸Clint的頭,不捨地道別。

「快工作!還有收起你的戀愛傻氣,我可不想感染到!」

Natasha輕拐了身旁正傻笑著揮手的工作夥伴,Clint吐舌接過一張長長的客人點單。


下午三點,豔陽炙熱地誓言將紐約烤焦,Clint捲起白色襯衫袖口蹲在車廂地板上,Natasha則將綠色圍裙暫時解下,一顆顆將胸前鈕釦解下露出黑色蕾絲內衣時急忙被身旁的男性室友阻止。一陣手忙腳亂的爭執後,最後Natasha妥協地只解開兩顆紐釦,而Clint則讓出整台小電扇讓這位俄羅斯美女冷靜下來。

「下午好!Clint、Natasha?」

一聽到熟悉的聲音Natasha立即拍了拍身旁熱汗直流的Clint,打了個領帶的手勢。Clint知道是誰來了,但卻不知所措地在地板上用手指勾畫著愛心,Natasha看不過這彆扭的行為用力朝那渾圓的屁股踢去,Clint叫出聲來的同時跳起身子,驚慌與疑惑的藍眼睛立刻被Coulson手上的東西吸引。

「今天太陽很大吧!」

Clint點點頭,汗珠自髮尖流下刺入湛藍的玻璃體,Coulson趕緊拿出棕色手帕溫柔拭去咖啡師臉上的汗水,緊接著拿起他一直盯著的的東西代替手指清涼劃過Clint潮紅的臉頰,在豐潤的唇上逗留… …。

「另一個請幫我轉交給Natasha,謝謝你,Clint」

Clint輕咬過冰淇淋甜筒上頭包裝紙作為回應,Coulson露出了不同於平日的笑容說著:「不是現在,壞孩子Clint… …」

貪婪的手沿著白色襯衫燙的整齊的袖子慢慢上滑至腕間的金屬手錶,青筋突起的手背,最後交疊在唇邊的冰淇淋甜筒上,Clint隨手將接過的甜筒往地板上一丟,Natasha見到綠洲般的神聖物品雀躍地跳起想道謝時,只看見Coulson急忙收回的手與Clint臉上掛著的笑容,那種去酒吧釣男人的笑容。

「現在是上班時間,把你釣男人那套收回去,Clint!」

Natasha塗著黑色指甲油的纖細手指在剝落甜筒包裝紙時特別靈敏,她順便搶過Clint手上的甜筒,拆開,接著往那費洛蒙不斷散發的豐唇塞去,引起Coulson一陣大笑。

「學生們吵著要吃冰淇淋,路上經過我就順便給你們送上來了。」

「慢慢享用!」

Coulson必須離開,不是因為車內還有一整箱逐漸融化的冰淇淋,而是方才眼前的景象太誘人,再繼續待著他不知道自己會對這性感的稚嫩咖啡師做出什麼。

對於Coulson的匆匆離去Clint只是眨了眨眼,微微揮手過後繼續啃著冰淇淋。

Natasha瞄了一眼Coulson離去的背影,接著轉頭盯著Clint,用眼神示意著什麼。Clint搖頭,繼續大口啃著冰淇淋,眼神猶豫不決地左右飄移時微微皺眉,下一秒他手中的甜筒就被搶走,裝進塑膠杯塞進橘色冰桶裡。

Natasha用一種不耐煩的表情再度示意,Clint習慣性地抓了抓後腦勺,接著奪門而出,朝著男人離去的方向奔去。

「戀愛中的人絕對都是呆子… …。」

再舔一舔手中的櫻桃冰淇淋甜筒,Natasha覺得手中的冰淇淋有些甜膩。

Coulson、Coulson、Coulson!Clint朝著那逐漸擴大的身影跑去,第一次,他想喚起遺忘的語言,大喊Coulson的名字。

白襯衫黑色西裝褲的男人終於停下腳步,被Clint倏地自後方抱著。Clint不在意語言、旁人的眼光與猜疑懷裡抱著的男人會做出什麼反應,雙手緊捉著男人胸前的白襯衫,Coulson覆蓋住Clint緊握在自己胸前的手,靜靜等待貼著自己的喘息聲平順。

一秒、兩秒,又或許過了幾分鐘,時間在此刻早已迷失,Coulson輕輕點擊Clint的手背,後者不情願地鑽鑽頭,表示不想放開。Coulson兩個手掌分別覆蓋住對方的雙手,脫離懷抱,面對羞紅著臉卻流露堅定的湛藍雙眼,他先是微笑,拿出手帕將Clint嘴邊沾著的巧克力冰淇淋抹去,接著又是一個微笑,令Clint無法自拔的那種。

「我記得我還欠你一個擁抱,對吧,Clint?」

當雙臂敞開時Clint只記得身旁成群的鴿子紛飛,下一秒他已將自己投入Coulson無垠的懷抱裡,每一個空氣分子都充滿了Coulson的味道:咖啡、綠茶、溫柔的微鹹汗水味、包容的襯衫漿燙味,以及構成Coulson味道的多數成分——微笑的陽光味道。

Coulson順著懷中人的背部來回順撫了幾次,隨後輕拍Clint的肩膀示意時間結束,Clint紅著眼眶不捨地退後一步,像隻毛茸茸的兔子瞪大著溼潤的雙眼,再一次,微微揮手像Coulson告別。

寵溺地摸了摸Clint亂翹的沙金色短髮,Coulson的道別反倒像是下一次見面的預告。

「明天見,好嗎?」

兔子垂下耳朵,淚眼汪汪地看著溫柔的棕熊,點點頭後奔回自己的巢穴。

<第一章完 待續>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