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INN's Blog

關於部落格
BELL is my nickname; JINN is using for artworks.
  • 17485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Hi, birdy!(探鷹 Coulson/Clint)

原圖連結:http://www.mtslash.com/forum.php?mod=viewthread&tid=79286
繪者:maomaocv

 1.此篇為愚人節短篇歡樂向
2.感謝毛毛姑娘畫出如此可愛的啾 讓這篇故事可以藉圖衍生
3.只有cookie和甜甜圈是真的 其餘皆為虛構

 DAY 1

       
四月一號早晨,陽光透過單薄的米白遮蓋布簾斜射木質地板,鳥兒的啁啾聲與溫暖的照耀讓床上的男人舒服地翻了個身,憶起熱帶雨林裡的那次任務與同行的稚嫩戀人,Coulson不禁嘴角上揚伸手向床的另一邊摸去。
       
空的?這可真稀奇,那個不到最後一刻決不起床的賴床鬼居然不在床上,自己得在日記裡記下這一天了。
       
S… …O… …S… …。
       
大清早誰在敲摩斯電碼求救?
       
Coulson睜開雙眼,一時間被某個龐大毛茸茸的東西遮蓋住視線,直到那東西飛到床頭繼續敲擊求救訊號,Coulson只是面無表情地說了:「見鬼了,哪來的鳥?」
       
Coulson非常清楚自己不是在夢中,因為那隻黑色翅膀卻有著肥嘟嘟金色細毛肚子的鳥正用牠的喙啄他。
       
「S.O.S… …Loki… …」
       
對於成天應付些數不清說不出來是什麼物種的神盾局人員來說,尤其是當等級到達一定的高階,Coulson早已略過一般常識下的疑問: 為何一隻鳥會摩斯電碼?而直接晉級到解讀的部份。
       
「什麼?那傲慢的外星人來過我房間?」
       
看來得要提升住宅安全了,很顯然的一套視網膜和掌紋辨識系統以及長達十二位數的密碼鎖是阻止不了那自傲的外星神族的任意擅闖。
       
「Clint!Clint——你在外面嗎?」
       
「啾啾——」
       
毫無回音,倒是那隻圓滾滾的小鳥一下子就鑽進Clint落在床上的紫色睡袍,接著再飛到Coulson眼前展向金黃色的腹部羽毛,黑色小喙不停地啾啾叫像是回應Coulson的呼喚。
       
「不… …這不可能是真的… …」
       
「你… …該不會是Clint吧?」
       
圓滾滾的小鳥開心地在Coulson頭上盤旋,接著在他手背落下,用嘴巴輕啄摩斯電碼:「YES… …MORNING… …」
       
現在是說早安的時候嗎?身為神盾局的最強狙擊手,不,身為一個人你是不是該有其他的表示或見解而非接受現實開心地用翅膀拍打我的手臂,甚至用毛茸茸的臉頰摩擦我的手指,雖然這一切都這麼的可愛… …但是一無是處。
       
四月一日早晨,Coulson收到了來自邪神Loki的驚喜,面露堅強卻在內心留著淚。

       

「早… …早安,Coulson長官!」
       
Coulson點頭致意,擠滿人的神盾電梯內沒有人敢直接盯著Coulson頭上的那東西看,因為號稱一天只睡三小時(別忘了還有複製人的傳說)的萬能七級指揮官Coulson頭上正停著一隻鳥,動也不動的圓滾滾鳥兒像是絨毛玩具黏在Coulson頭上最禁忌的那塊區域,走出電梯的人們紛紛討論著這是否為愚人節的特別企劃之類的,但沒有人敢直視那隻盤據Coulson頭頂的囂張鳥類。
       
「啾啾~」
       
對於盤據在長官頭上而傲視其他神盾人員的Clint來說,感覺真是爽爆了!一進到Coulson辦公室內便極其開心地拍動翅膀盤旋在辦公桌上方,似乎是在催促Coulson趕緊入座。
       
「雖然你變成鳥,但你還是得準時上下班。」
       
一放下手中的咖啡杯鳥兒立刻瞄準Coulson的頭頂,毛囊軍團緊守的那道防護線,轉了兩圈後坐下,像是孵蛋的鳥兒將Coulson頭頂當作自己的巢。
       
「至於外勤部份… …Clint,從我頭上下來!」
       
「啾~」
       
以他們兩人之間長久的搭檔默契以及情侶間的親密程度,Coulson可以百分之百肯定方才聲是Clint悠哉游哉的快樂敷衍而非回應。
       
「報告,Natasha Romanoff,長官… …」
       
一開門便見著一隻圓嘟嘟的小鳥黏在長官頭上,Natasha的第一反應是關上門,接著再開啟一次確定那東西不是什麼無聊的愚人節惡作劇。
       
第二次開門,那東西依舊在Coulson頭上程現孵蛋狀態,Natasha二度關上門,以一種無人相信的方式捧腹強烈拍打著走道的欄杆大笑,安全部門的監控人員看到監視器裡的畫面差點沒將手中的炸薯餅落下 ; 然而不知是神盾局辦公室的門向來隔音效果不好或是他的另一名手下愛將笑聲太詭異,Coulson頭上的鳥兒歪著頭啾了一聲。
       
「抱歉,長官… …愚人節快樂。」
       
三度開門的Natasha喘著氣向長官報告,眼角還殘留著過於歡樂的淚珠,Natasha努力控制自己狂笑的二度衝動,邊慶幸著今天自己畫的是防水眼妝,一邊仔細並且極其鎮定地避開那東西而直視長官嚴肅的公事面孔。
       
「我想妳已經看到我叫妳來的原因了。」
       
「啾~」
       
「非常抱歉,長官,我不懂您的意思。」
       
「這隻鳥是Clint,Loki變的把戲。」
       
Coulson手指戳了戳頭上的東西,小鳥用喙輕啄靠近的手指表示抗議。
       
「長官,不會連你也參加了人事部的整人遊戲吧?」
       
「Clint,證明給她看。」
       
「啾! 」
       
收到命令的鳥兒立刻起身以極快的速度拍打翅膀朝Natasha衝去,當冷豔的紅髮女間諜正彎腰想掏出腳邊的小手槍時,那隻鳥兒完美地落在Natasha敞開的性感低胸制服,偉大的胸器中穩穩地坐著一隻鳥,那隻鳥還轉過頭來面對Natasha眨眨眼用翅膀努力想比出勝利手勢。
       
「Clint… …好大的膽子,你這死肥鳥!」
       
Natasha單手一握將小鳥緊緊掐在手心,圓滾滾的鳥兒現在好像孩子們手中握著的單球冰淇淋。
       
「啾!啾啾啾——啾啾!」
       
「那是你自找的,我不會救你,Clint。」
       
Natasha纖細的手指優雅地一根根岔開鳥兒的羽翼,緊接著用力拉扯羽翼的最尖端,一根根隨著鳥兒的慘叫聲而愉悅地綻放報復的甜美笑容。
       
「要把這個送到奇幻動物研究中心(註1)研究嗎,長官?」
       
「不,英國太遠了,先送到局裡的外來生物部門鑑定是哪個品種,接著… …隨妳處置一小時。」
       
「太棒了!我是說,謝謝您,親愛的長官。」
       
「啾啾啾——!」
       
無視於小鳥的慘叫,Coulson拿起國旗圖案的馬克杯喝著局裡提供的三合一咖啡,諷刺的是咖啡品牌名稱跟現在的Clint倒是很相配。
       
「Thor… …算了,你也行… …」
       
「你這禿頭官僚想說什麼就快說,Thor還躺在床上打呼,我沒時間理你!」
       
已經經歷過最糟的狀況,就不會覺得眼前留著鬍子的混蛋自大狂有多煩人,Coulson對著視訊螢幕歎氣,傳了一張照片過去。
       
「你什麼時候開始養鳥了?別告訴我是隊長慫恿你的,我的大廈絕對不——」
       
「那隻鳥是Clint, Loki不知道用了什麼方法把Clint變成小鳥。」
       
「噗哇哈哈——」

視訊畫面裡空無一人只剩下空蕩盪的工作室和機械手臂,以及狂妄甚至讓人想用電極器狠狠電昏他的囂張笑聲,幾分鐘後美國隊長出現在螢幕上,Coulson不悅的面容瞬間轉換為崇敬的眼光盯著螢幕。
       
「那隻鳥,我是指Clint… …他的狀況還好嗎,Coulson探員?」
       
「請您不用擔心,隊長!那傢伙精神好的很,而且還會用摩斯電碼… …」
       
「看來至少解決了溝通方面的問題,接下來我會轉告Thor… …Tony,同情一下你同伴的遭遇!」
       
不愧是美國隊長,美國人民傾心托付的對象,連背影都如此的令人感受到一股堅毅可靠的力量,Coulson一再道謝後掛上電話,露出了久違的,安心的笑容。
       
不,事情還沒解決,Coulson不安地收起臉上的笑容。

       

「Thor… …Thor,醒醒… …我們需要你的幫助!」
       
抱著睡枕的Asgard金髮神祉在床上囈語,半瞇的雙眼納入黑髮的身影,Thor伸手將那人影拉近,他可沒忘記早晨的親吻該怎麼做… …。
       
「早安,Loki… …」
       
在可以感受到Thor鼻息的近距離下,Tony皺眉準備做出犧牲的打算,不過他敏銳的男友可沒放鬆,Steve趕緊將Tony身子向後挽回,兩人踉蹌地後退了幾步,接著是Tony道謝的親吻與羞紅著臉的超級士兵出映入金髮神祉的湛藍雙眼。
       
「早安,吾友!」
       
「一點也不早了,你這個只要是黑髮都吃的沒節操外星神祉!」
       
「Tony!Loki昨天在你這嗎,Thor?」
       
聽到自己心上人的名字立刻坐起身子的金髮神祉,全身赤裸露出無比結實的肌肉線條,這讓美國精神的代表下定決心再增加自己的舉重訓練重量之外,隻手遮住Tony雙眼以免戀人拿那神等級的尺寸與自己相較,Thor左顧右盼一會便皺眉哀號:「Loki吾愛,快回到哥哥的懷抱吧!」
       
悲鳴過後一陣尷尬的沈默,看來金髮神祉似乎也不知發生了什麼事,Tony還在遮住視線的大手裡掙扎道:「快把你的手拿開,我有知道真相的權利,Steve!」
       
「不,Tony,很抱歉在Thor穿上褲子前你得暫時先… …」
       
「你以為我會拿他的尺寸跟你比較?哈!我會,但在我身旁的是你,不是那下流的炸雞腿星人!」
       
「炸雞腿星人… …有這人種存在嗎,吾友?」
       
Thor在穿上寬鬆的體育褲時問著,Steve將Tony轉身背對著Thor果斷地回答:「沒有,那是Tony的玩笑。昨晚Loki真的不在你這嗎,Thor?」
       
「Loki的陪伴如夢似幻,那將是畢生最美好的夢,吾友。」
       
「所以你不知道昨晚上的人是真是假?我是說,你跟幻影來了幾發之後就呼呼大睡?」
       
Tony語不驚人死不休的嘴炮個性始終如一,兩位金髮男士羞紅著臉分別撇過頭去。
       
「Jarvis——」
       
「不,Tony!請你尊重他人的隱私!」
       
「好吧,那把肥鳥變回來的責任就交給你,萬能的隊長!」
       
當Tony雙手抱在胸前準備下一波攻式時,Thor手中握著決定性的證據發言:「這是舍弟的頭髮,枕頭上還有甜甜的香味… …」
       
「閉嘴,Thor,我不在乎… …什麼?」
       
「我們有件緊急任務只能交付你,Thor… …」
       
Steve讓Jarvis將Coulson傳來的照片投影在牆上,Thor摸摸鬍子聽著隊長的任務交代,腦袋裡依舊回味著Loki昨夜的美好… …。

       

「啾… …」
       
兩小時後,Coulson辦公桌上躺著一隻羽毛凌亂肚子上還被繃帶纏得更加圓滿的鳥兒,累攤了地肚子朝上伸展雙翼躺著,連叫聲都沒什麼力氣。
       
「他們只是幫你抽血做些檢查,你還是人類時可沒這麼脆弱,Clint。」
       
「不過我還是不喜歡你身上纏著繃帶,不論是人是鳥… …」
       
Coulson將抽屜裡的急救箱放在腿上,拿出小剪刀拆除繃帶,小鳥累得將雙眼闔上放鬆身子讓Coulson重新包紮,Coulson用手指順了順鳥兒金黃色的胸前細毛,接著拿開了膠帶貼著的棉花球,貼上了動物圖案的OK繃後輕柔地撫摸小鳥微翹的頭毛。
       
「啾~」
       
在Coulson手指的撫摸下Clint舒服地發出愉悅的叫聲,小鳥睜開眼睛用頭摩擦著手指,尋求更多的溫柔撫摸。
       
「他們有帶你去上廁所嗎,Clint?」
       
小鳥搖搖頭,繼續用頭來回摩挲著手指。
       
「就算你變成鳥,你還是得正常進食與排泄,Clint!」
       
Coulson手指在鳥兒頭上輕彈後,小鳥跳起來用喙整理了自己的羽毛,接著飛到Coulson的肩膀停駐,看來這是Clint變成小鳥後最中意的私人領域。
       
Max,安全等級四的資料處理員,今天是他第一次相信並親眼證實七級長官Coulson的傳奇事蹟:Coulson訓練了一隻會用站立式馬桶上廁所的鳥,並且還使用感應器沖水,在感應水龍頭下洗翅膀(在Coulson再三強調一定要洗手的情況下),現在他開始試著相信那些關於複製人或三天睡五小時的傳言了 ; 毛囊軍團?他可不敢提起這字眼!
       
「Clint,過來!」
       
Coulson拿著自己的棕色手帕說道,濕淋淋的小鳥看起來小了兩個尺寸,鳥兒奮力地拍動翅膀才降落在Coulson辦公桌上,Coulson將牠捧起用手帕包裹,接著拿出衛生紙,在鳥兒撐大眼睛強烈拍打翅膀的抗議下,是的,完成了如廁後的清潔。
       
鳥兒憤怒地啄著Coulson的邪惡大手,接著刁起手帕至桌腳裹成一團,舒服地將自己沈浸在充滿Coulson味道的小手帕裡。
       
「個人隱私?你還是人類時才不在乎這麼多,更何況你現在是隻鳥。」
       
「啾!啾啾啾!啾啾——」
       
Coulson沒時間享受(理會)鳥兒啁啾(投訴),再度著手於工作前隨口說道:「至少用我的東西前做好個人衛生管理,Clint!」
       
氣到炸毛的鳥兒轉過身去,背對著手帕主人繼續孵在他溫暖的手帕裡,先是甩甩頭,隨後輕輕敲了桌子用摩斯電碼說謝謝。
       
Coulson接受道謝的手指在鳥兒微濕的頭毛上摩挲,小鳥發出滿足的咕聲後便沈浸在充滿茶樹香氣的手帕裡。
       

「啾… …?」
       
不知睡了多久的鳥兒在手帕捲成的窩裡醒來,小小的頭快速地轉動發現辦公室裡沒有人,羽毛乾了,身上的OK繃也換成新的,但辦公桌上的人影不見了!小鳥焦急地在Couslon辦公室內盤旋飛翔,接著又回到辦公桌上,停靠在桌上放著一包開著的長條包裝餅乾旁,小鳥疑神疑鬼地四處張望,再聞聞那餅乾散發出的甜美奶油香味… …。
       
Clint Barton,畢生從來沒有對餅乾屈服過,就算變成鳥也一樣!
       
「不,Fury局長,您很清楚我不會開玩笑。」
       
「那就讓我用剩下的那隻眼好好看清楚我的神盾特工是怎麼變成一隻鳥的!」
       
「喀啦——」
       
辦公室門一推開,映入眼簾的是一隻… …更正,半隻圓嘟嘟身體露在餅乾開口外頭的鳥兒,因為開口太小而強塞進去的上半身正努力地朝目標邁進而扭轉身體,看起來就像是葡萄酒的瓶塞… …。
       
「Clint!」
       
「啾~啾啾!」
       
門關起的下一秒Coulson聽到了局長過於爽朗的笑聲,他發誓打從他進神盾局來從不曾見過局長笑的如此… …難以形容。
       
「啾… …」
       
「往好的方面想,至少局長答應付給身為鳥類的你薪水,而且絲毫不減。」
       
Coulson救出塞在餅乾包裝裡的鳥兒安慰似地說道,小鳥垂頭喪氣地悶叫了一聲,好像是為自己在局長面前出醜而灰心。
       
「來一塊餅乾?」
       
「啾… …」
       
Coulson拿出一塊夾心餅乾旋轉開來,將沒有夾心的那塊推向辦公桌上的小鳥,鳥兒用翅膀懷抱黑色的圓餅乾,嘟嘴瞇起眼睛瞧著Coulson將有夾心的美味掛在嘴邊,接著鳥兒便向Coulson嘴邊的餅乾攻擊,努力保持飛行高度硬是與Coulson分享了美味的夾心餅乾。
       
「我實在不喜歡你所謂的『餅乾親親』,尤其當你還是小鳥時,Clint… …」
       
「啾啾~」
       
小鳥背對Coulson得意洋洋地哼著歌,歌聲完畢時還用翅膀半遮著臉俏皮地回頭對Coulson眨眼。

註1:奇幻動物研究中心,真實存在機構,位於英國德文郡。

<待續 試閱結束>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